— 月见_tsukimi —

【勇维】【ABO】卡文了混更一发,待修

attention:孕维

长谷津那片沙滩,似乎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在胜生勇利的比赛生涯完美落幕之后,他和维克托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长谷津定居下来。原因无他,俄罗斯的冬天实在是太冷,又太长了。膝盖的伤患,已经把维克托逼得背弃自己多年的审美标准,在天气转凉的时候穿上臃肿的毛裤以及护膝。实际上也收效甚微,寒意还是会从他骨头的缝隙里插进去,让人感觉骨头里面都是碎冰渣。
他们在乌托邦胜生附近买了一栋小房子,希望家里的温泉能缓解冬天的痛苦。
他们保持着到海边散步的习惯。通常情况是,先去冰上城堡滑一会冰,编排接下来商演的内容,然后在回家必经的大桥边上沿着阶级到沙滩上,挽着手聊着天,在沙子上留下两串脚印。

这天似乎出了点状况。从沙滩走上阶级回到桥上之后,维克托莫名地胸闷,这使得他们不得不停下来稍作休息。然而之前在冰场上,包括在沙滩散步的时候都没什么异常,因此也没有把这小插曲太过于放在心上。
直到发现自己对所有食物都兴趣缺缺,维克托才意识到问题。他甚至面对原本赞不绝口的炸猪排盖饭都提不起食欲,只觉得那是一碗油腻不堪的东西而自己的胃在激烈的排斥着它们。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数周。商演的编排也因此停滞不前。
必须去医院看看了。
在一系列检查之后,医生根据检查报告表把初步结论告诉勇利。维克托能感觉到原先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一下子收紧了,勇利像被施了咒一样楞在当场,呈现出一种目瞪口呆的状态。这让维克托不禁担心起检查的结果。可惜的是他的日语词汇量非常匮乏,医生说的一大串话,他只能勉强听出来个“恭喜”。
面对着身体不适的病人,居然说出“恭喜”这样祝贺的话,未免太奇怪了。他只好伸手“唤醒”身边的丈夫,好弄明白自己的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维克托,我们,要当爸爸了。”喜讯席卷了勇利的大脑,已经顾不上语句是否通顺的问题了。

他们为对方的灵魂所吸引,进而不能自拔地迷恋对方的一切,无比熟悉对方肉体的沟壑起伏,当然还有伤病。除了膝盖,维克托腰部的状况也并不那么乐观,而怀孕只会加重那里的负担。为此勇利也提出过疑虑,但维克托非常坚定地告诉他:“我想要生下勇利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孕期可以说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漫无边际的嗜睡以及胃部的不适——现在发展为反胃呕吐了。同时还有记忆力减退、由于肚子日渐增大导致的行动不便。但是想到不久之后就要来到这个世界的小生命,似乎所有折磨都可以得到谅解。
对维克托来说,身体上的不适都不算什么,最大的苦恼是:这接近一年的时间里,他都不能往冰场上涉足哪怕一步。
作为一个在冰场上驰骋了二十多年并获得无数奖牌的俄罗斯人,维克托对自己的滑行技术十分有信心,滑倒简直无稽之谈。
只是他不想再让勇利担心了。
某一次呕吐之后,勇利蹙着眉担心得宛如心碎的表情,他不想看到第二次了。
而且“被从冰面上夺走了”这样的事实,还是不要提醒他为妙,这涉及到久远的苦涩的回忆。
所以,关于滑冰,以及不能滑冰的苦恼,还是藏起来好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到:征一个他们女儿(好吧剧透了)的日文名,已经定好的俄语名是:叶卡捷琳娜·尤里耶夫娜·尼基弗洛娃(用大帝的名字他维绝对干得出来不要怀疑)……再想不出来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叫Mao或者Yuki了_ノ乙(、ン、)_

评论(5)
热度(32)
  1. 樱飞雪月见_tsukimi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大月见_tsukimi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看到孕维了感动

2017-04-01

32  

标签

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