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见_tsukimi —

【勇维】【ABO】ring

attention:孕维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一个梦。并不是什么天马行空的梦。关于已经过去的时间的梦。
比赛期难得的休息日,虽然天色不好,他还是带着马卡钦去散步。他们一路从家里走到冬宫博物馆,在广场随便找了个椅子稍作休息。然后铅灰色的天空终于按耐不住,纷纷扬扬地飘起雪花。于是就那样坐在那里,看那些如同芭蕾演员一样旋转着飘下来的雪花。
维克托突然很想跟什么人聊聊,尽管他大概找不到除了滑冰以外的话题。或者就只谈谈这一场雪也挺好的。然而广场里能发出声响的除了他自己就只有马卡钦,再加上一点雪落下来的声音。
一个孤清冰冷的梦。

醒过来的时候,维克托正埋在温暖的被子里。意识一点点地回笼:自己已经脱离那个孤清的梦,已经找到了无论是滑冰还是雪甚至是柴米油盐都能与之分享的伴侣,腹中还孕育着两人的孩儿,手指上的戒指就是证明……
然而维克托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摸到自己的婚戒,接着把手从被窝里抽出来看——自己的双手跟脑内的残影一样,竟然空无一物?!
刚刚回笼的意识开始被方才梦境吞噬:婚戒,或是清冷的冬宫,哪一个才是梦,突然有点分不清了。然后维克托又稍稍宽慰自己:或许戒指只是睡觉的时候松脱了。
一如既往地强大的行动力促使他马上从床上坐起来去确认自己的想法——
结果起得太急导致心跳加速,只能先坐在床上把气喘顺。同时吓到了正在卫生间洗漱的胜生勇利。
勇利直接丢下手里的毛巾就过来床边了:“维克托?怎么了吗?先不要急,医生才叮嘱过动作要尽量放缓对吧。”他站在床边,然后维克托靠着自己,抚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在看到自己的丈夫之后,维克托的心才开始定下来一点。梦境与现实已然明晰。但焦虑并没有消散。
他的结婚戒指,不知所踪。这可不是坚果,找不到了可以再去买一袋。
等气喘顺之后,维克托嗫嚅道:“勇利…勇利……怎么办…今天醒过来之后,我的戒指,不见了……”
闻言,勇利一手轻轻从他的后脑勺捋到脖子。然后有点哭笑不得地?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来一个小首饰盒打开:“不是好好地放在这里吗?”熟悉的一抹金色,就嵌在那方小小的盒子里
然后维克托才想起来之前为了避免因为肢体水肿引发不便,他自己把戒指脱下收起来了。怀孕中的人记忆力容易受到影响,这点他们很早之前就已经了解了。
看面前的人已经平静下来,勇利握住维克托的手,在无名指上落下一个吻:“如果维克托会因为戒指不戴在身上而不安的话,我们今天出门去挑项链好吗?把戒指挂在脖子上也可以吧?”

这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提议。


接下来是free talk部分:
作为一个赖床星人,某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戒指没在手指上直接把我吓得整个跳起⊙▽⊙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谢谢无差群的小伙伴陪我一起挖脑洞。
以及一孕傻三年啊【划掉】,关于他们生猴子的事估计还有那么几篇。

评论(2)
热度(93)

2017-03-03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