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见_tsukimi —

击剑二三事②

为了方便还是开一个新的。
依旧是从清和润夏太太的《地平线下》引发的关于击剑的回忆。
在知道楼诚之前,我知道的人之间最令人羡慕的关系就是那时候打佩剑的两个学弟。
曾经在清和太太的文下面留言过,说击剑是一种孤独的运动。从我自己的感觉来说,带上防护面罩之后世界就只有三个人了:我、对手、裁判。一切只能靠自己,队友帮不了,也无从帮我。
然而这种感觉应该并不适合于形容那两个学弟。
他们只要是比赛,除非两人对垒,场下的一个总会细致地观察剑道上正在比赛的那一个的动作,再每一分之后退回开始线的时候给对方建议。他们给对方的建议总是非常有效。
这样的行为,大概只有一起长大一起读书学佩剑的两人才能做到吧……他们两个形影不离的程度甚至会让教练弄混他们的名字。
虽然后来其中一位选了文科【我们高中偏理科,文科人不多】,大概是不准备往体育方向发展了。然而人世间如果有这么一个深入了解对方到如此地步的存在,无论是情人亲人朋友还是对手,都十分令人欣慰。

【M痛挺尸中……可能还有后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