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见_tsukimi —

【勇维】【ABO】一个脑洞

生子慎入
从过年到现在终于把这脑洞填了_ノ乙(、ン、)_
请糊我一脸评论,谢谢

++++++++++++++++++++++++++++++++++
长谷津那片沙滩,似乎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在胜生勇利的比赛生涯完美落幕之后,他和维克托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长谷津定居下来。原因无他,俄罗斯的冬天实在是太冷,又太长了。膝盖的伤患,已经把维克托逼得背弃自己多年的审美标准,在天气转凉的时候穿上臃肿的毛裤以及护膝。实际上也收效甚微,寒意还是会从他骨头的缝隙里插进去,让人感觉骨头里面都是碎冰渣。

他们在乌托邦胜生附近买了一栋小房子,希望家里的温泉能缓解冬天的痛苦。
傍晚的时候,他们还会去海边散步。通常情况是,先去冰上城堡滑一会冰,编排接下来商演的内容,然后在回家必经的大桥边上沿着阶级到沙滩上,挽着手散步,听黑尾鸥的叫声。

这天似乎出了点状况。从沙滩走上阶级回到桥上之后,维克托莫名地胸闷,这使得他们不得不停下来稍作休息。然而之前在冰场上,包括在沙滩散步的时候都没什么异常,因此也没有把这小插曲太过于放在心上。
直到发现自己对所有食物都兴趣缺缺,维克托才意识到问题。他甚至面对原本赞不绝口的炸猪排盖饭都提不起食欲,只觉得那是一碗油腻不堪的东西而自己的胃在激烈的排斥着它们。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数周。商演的编排也因此停滞不前。不安感愈来愈强。

必须去医院看看了。
在一系列检查之后,医生根据检查报告表把初步结论告诉勇利。维克托能感觉到原先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一下子收紧了,勇利像被施了咒一样楞在当场,呈现出一种目瞪口呆的状态。这让维克托不禁担心起检查的结果。可惜的是他的日语词汇量非常匮乏,医生说的一大串话,他只能勉强听出来个“恭喜”。
面对着身体不适的病人,居然说出“恭喜”这样祝贺的话,未免太奇怪了。他只好伸手“唤醒”身边的丈夫,好弄明白自己的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维克托,我们,要当爸爸了。”喜讯席卷了勇利的大脑,所有学过的,原本可以熟练使用的语法都离他远去,只能挤出几个破碎的单词。

他们为对方的灵魂所吸引,进而不能自拔地迷恋对方的一切,无比熟悉对方肉体的沟壑起伏,当然还有伤病。除了膝盖,维克托腰部的状况也并不那么乐观,而怀孕只会加重那里的负担。
为此勇利也提出过疑虑,但维克托非常坚定地告诉他:“我想要生下勇利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

胜生勇利正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双手握着一个戒指,抵着额头,戒指上穿着的长长的链子垂下来。
他的姿态仿佛教堂里向神明祷告的神父,然而他并非基督徒,甚至也不信奉日本本土的宗教,算是一位无神论者。
如果非要说的话,胜生勇利奉若神明的对象,曾经也是有的。不过那位“神明”现在也听不见什么祷告了——他正在手术室里。
其实到了现代,男性Ω的人口数量已经变得非常少。其中一个原因是,男性Ω由于天生的
骨骼结构,难产发生几率比女性高得多。因此近现代以来选择亲自孕育下一代的男性Ω在不断减少。
为了规避风险,在孕期最初,他们就定好了剖腹产的计划。等预产期到了,就收拾好衣物到医院去准备手术。

术前检查都完成了之后,护士来敲开了维克托的病房:“手术前要备皮,需要帮忙么?”说着放下一把安全剃刀在床头柜面。
而后勇利轻轻地回绝了护士帮忙的建议,表示自己处理就好了。护士出去后,他锁上了病房的门。
维克托坐在床沿,他病号服的裤【碼】子已经被脱【碼】下,勇利在他身前,用安全剃刀仔仔细细地清理他的毛发。
勇利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这次的情况又跟以前的每一次都不同。
“…勇利,我现在的身体,看起来会很奇怪吗?”他看不见隆起的肚子以下的情况,只知道自己现在连肚脐都被挤得往外突出。
“不会哦,很可爱。”说完,勇利的嘴唇轻轻地啄了一下他光洁的前【碼】端。“ん、可愛よ。”然后又亲了一下他高高隆起的肚子。

按医院的规矩来说,探访时间结束后家属都应该离开病房。但是这天晚上有一点意外状态:邻近病房的女士开始阵痛了。
维克托本来就很紧张,比他此前参加任何比赛都紧张。毕竟横在面前的有太多无法自己控制的未知情况。当阵痛引起的呻吟像钉子一样往他耳朵里钻进去的时候,维克托开始惶然不安起来。
鉴于护士们并不能很好地与维克托交流,勇利被允许留在病房过夜,护士们还给他找来了一张窄窄的铁架折叠床。
那一整个晚上,维克托即使睡着了,手也还是垂到折叠床上,紧紧握着勇利的手。

手术室门被从里面推开的瞬间,勇利“腾”的一下从座椅上弹起来。医生出来对他说了一些话。然后维克托从门里被推出来。
直到回到病房,勇利的内心才稍稍平复下来。
维克托很好。
他们的女儿也很好。

“勇利,你要来抱抱我们的卡佳吗?”早在几个月前,维克托就想好了,如果是个女孩儿,俄语名就用叶卡捷琳娜。
他们还应该给孩子起个日语名,但是勇利对此犹豫不决,一直没定下来。

在勇利把小小的婴儿抱进怀里之后,病房的窗外纷纷扬扬地飘起雪花。
跟很多年前一样,明明已经是春天了,却下起了雪。下得开满樱花的枝头积了一层白色。
然后勇利就决定好了。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纱幸。

++++++++++++++++++++++++++++++++++
卡佳是叶卡捷琳娜的爱称,女儿的俄语全名是:叶卡捷琳娜·尤里耶芙娜·尼基弗洛娃【父名跟尤拉奇卡没啥关系不要误会】。
日语名是胜生纱幸,纱幸的发音跟“樱雪”是一样的sayuki。
勇利握着祷告的戒指是维克托的,进手术室不能戴饰物。

评论(12)
热度(83)
  1. 阿大月见_tsukimi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7-25

83